香港金多宝

您的位置: 金多宝 > 香港金多宝 >

虚假资料骗贷 贷款保证保险不赔

发布时间:2019-10-15

  2015年1月,甲保险公司与乙银行签订了《个人贷款业务保证保险合作协议》(以下简称《合作协议》),约定:甲公司同意接受符合投保条件的乙银行借款人个人贷款投保个人贷款保证保险,并按合作协议、保险条款、保险单约定承担保险义务。乙银行(含分支机构)可以作为个人贷款保证保险的被保险人。在保险期间内,当投保人(即借款人)未能按照与被保险人签订的借款合同的约定履行还款义务,且投保人拖欠任何一期欠款超过保险单载明的期限的(2个月),即视为保险事故发生。保险人对未偿还的贷款本金和相应的利息按照保险合同约定承担赔偿责任。同时约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无论任何原因导致投保人不能正常履行借款合同约定的到期还款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当事人采用欺诈、串通等恶意手段订立的个人借款合同。投保人因未能按期履行借款合同引起的任何罚款、罚息、违约金以及超过保险责任的逾期利息,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同时,乙银行可自行对投保人的资格进行审核,其对借款人借款资格的审查意见不作为投保人是否符合甲公司投保条件的依据。甲公司可以委托乙银行代理销售该险种,由甲公司出具保单并承担相应保险责任。

  2016年2月22日,丙、丁二人以夫妻名义与乙银行支行签订《贷款额度借款合同》,约定:授信额度为198万元,在额度支用期内,借款人可以循环使用上述额度用于购买农资,借款期自2016年2月22日至2019年2月22日。还款方式约定为按月付息,到期一次性还本。若丙、丁未按期支付与原告有关的到期未清偿债务时,乙银行有权要求丙、丁支付违约金以及各项合理费用。合同签订后,乙银行及时向丙的账户放款计198万元。同时,根据前述《合作协议》,2016年2月23日,丙、丁在乙银行为上述198万元的贷款投保了甲公司的城乡小额贷款保证保险,保险期限自2016年2月23日至2017年2月22日,乙银行为第一受益人。借款期限届满后,丙、丁尚欠乙银行贷款本金193.2万元、利息12518.21元未归还,截至2017年11月27日的罚息147932.71元、复利939.28元。乙银行遂将丙、丁及甲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丙、丁及甲公司按约定承担还款责任。法院审理中查明,丙用于申请贷款的《土地承包合同及棉花订购合同》、夫妻关系证明《结婚证》以及第八师136团出具的《承诺书》等资料均系伪造。

  甲公司认为:第一,乙银行与甲公司于2013年签订《保险兼业代理合同》,双方存在保险代理关系。乙银行负责保险产品的咨询、宣传、销售及办理投保,收取保费,甲公司依约支付代理手续费用。本案乙银行既作为甲公司的保险代理人,负责审查涉案的投保人资料及信息,又作为被保险人、受益人享受保险事故发生后的既得利益,存在角色冲突。

  第二,丙申请贷款的资料存在虚假伪造的情形。依据《合同法》第52条的规定,借款合同依法应当认定为无效。请问这是什么车???同时,甲公司、乙银行之间签订的《合作协议》中已经明确,如出现当事人采用欺诈、串通等恶意手段订立个人借款合同,以及乙银行违反《商业银行法》和《贷款通则》中的有关规定未对投保人进行资信调查或按照规定程序进行贷款审批等情形时,甲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

  一审法院审理后,认为借款人丙在申请贷款时采用欺诈手段,虚假伪造资料与乙银行签订借款合同,符合《合作协议》约定的责任免除情形,判决由丙向乙银行支付违约金、罚息、律师费等金额共计约214.9万元,甲公司不承担该笔贷款的保证责任。乙银行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维持了一审判决结果。后乙银行申请再审,最终被裁定驳回。

  本案中,甲公司与乙银行既存在保险兼业代理关系,又存在贷款保证保险的合作关系。乙银行通过兼业代理关系代销甲公司的贷款保证保险产品,甲公司事实上并未参与前端销售。本案中,乙银行既以代理人的身份与丙签订贷款保证保险合同,又是贷款保证保险关系的第一受益人。甲保险公司实质上并未对相关贷款保证保险的资料进行审核,完全依赖于乙银行自身的信贷审核机制。因此,当丙申请贷款时提交虚假的证明资料后,乙银行并未对丙提交的资料真实性尽到审核义务,存在一定的过错,也应负主要责任。

  在银行兼业销售贷款保证保险的模式下,保险公司很难介入销售流程。甚至有的借款人对投保贷款保证保险的情况不知情,且将保费误认为贷款的正常利息。在个人贷款保证保险事故发生后,则由保险公司代偿未还贷款本金及利息。司法实践中,个别保险公司因贷款保证保险合同约定的违约金高于司法解释承认的利率高限24%,难以得到法院的支持。

  2019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最高人民法院等13部门联合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提出研究建立个人破产制度,继央行个人征信报告制度之后,这是中国个人信用领域即将建立的又一项重要措施。自2019年5月以来,台州中院、温州平江法院已经开始着手积极探索建立个人破产及债务清理机制。个人债务与破产制度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一方面,处于创业阶段的个人因缺乏担保物在债务市场上处于被动地位借不到钱,另一方面,发放贷款的金融机构又担心放款后难以正常回收,因此为个人借款人提供增信担保的各种机制应需而生,具体包括借款人意外保险、贷款保证保险、早就注册商标丰田这款MPV国产后只担保公司等,但这些担保往往也增加了借款人的实际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