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多宝网站

您的位置: 金多宝 > 金多宝网站 >

故乡刘家怀想_流星雨刘鑫_新浪博客

发布时间:2019-09-04

  工作的地方虽然离家只有十来里路,但由于工作常常不能回家看看年迈的老父和老母。

  晚上做梦,依然是故乡的小路,家乡的亲人朋友。和朋友聊天,喜欢说起家乡的山山沟沟,家乡的父老乡亲。和老乡相见总会提起儿时飞凤山上摘松子,朱家溪边上捞蝌蚪,后山脚下捉迷藏的趣事……

  有时老婆和我提起,过段时间该回趟老家了。我的第一反应还是回刘家。这引得老公很不高兴。

  刘家——我的故乡,是兰溪的一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文化古村。这是一个经济相对落后,文化却十分深厚发达的地方。不用说她是东汉汉高祖刘邦的后裔集聚地,也不必说全国著名的书法家唐国兴先生,更不用说享誉兰溪的文物古建筑刘家四堂等,单就是小字辈中,有习文练舞的、舞文弄墨者数不胜数。毫不夸张地说,刘家文化是黄店镇文化中的一枝奇葩。有非物质文化遗产迎銮驾、迎猪羊架、刘家墙画、刘家书画、刘家剪纸、刘家糕点、刘家馒头、刘家弹棉花等等达数十种之多。再说刘家的地理也是得天独厚。东有展翅欲飞的飞凤山,而紧紧相连的是兰溪著名的白露山;北有傲视群山的麦家山,朱家溪象条玉带环绕流过。这真是一个让人魂牵梦萦的地方。

  不用说故乡的名山名水,名人名士,哪里更是生我养我的故乡,哪里是我从小长大的家乡,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最亲的人、最牵挂的人都在哪里,我怎么能够忘记?

  每个人的都是难以忘记的,我们那个时代的童年生活则更为有趣了。一提起童年,那种童真、童趣、童乐的画面总会浮在面前。

  小时候,我们同村同队同龄的小伙伴就有十多人,在一起玩各种游戏:和女孩在一起玩:跳绳、跳皮筋、跳方、打沙包、踢键子、抓骨头;男孩一起玩:老鹰抓小鸡、捉迷藏……等等。哪时条件虽然很简陋,但我们别出心裁,能玩出很多花样。而且我们总是乐此不疲。更为有趣的是,我们小孩子一起学唱戏。学着大人的样子哼哼唧唧唱婺剧,学着舞台上戏子的脸谱,打花脸。有几个男孩子,偷着用红墨水打花脸,结果洗不下来,一连几天脸都象猴屁股一样,遭到大人的训斥。到现在想起都觉得好玩而又好笑。

  另外,和小伙伴一起拔猪草的种种趣事,总是让人回味无穷。那年代,家家户户都养猪。大人忙,就将拔猪草这样的光荣任务交给我们小孩子,我们小孩子总是乐于受命。不用说拔草有很多的乐趣可言。我们可以抓蛐蛐、斗虫虫,脱掉衣服扑蝴蝶。更为有趣的是,偷着烧吃黄豆,洋芋,番薯。洋芋不容易熟,我们最喜欢烧黄豆吃。找一些柴禾,拔几株黄豆苗,扯掉黄豆苗上的叶子,只剩下黄豆荚。放在火上,烧得辟里叭啦,一会儿我们便吃起来,吃得满嘴、满脸的黑灰,却吃得津津有味,那香味至今无法忘记。

  农民是辛苦的,干农活是艰辛的。然而小时候的我,或许是在哥哥姐姐的庇护下长大,农活干的不多,尤其是没有干过重体力的农活,所以偶尔干起,也体会不到其中的辛苦,而更多是一种参与的乐趣而已。

  小时候,麦收季节是一年之中最忙的季节。我们小孩子地头给大人送水、送“干粮”(早饭),之后在地头捡麦穗、拾稻穗。母亲、姐姐们在队里忙着干农活,我们为他们烧粥、烧饭,还把焖在灰堂里的饭,盛在饭盒里,端到在队里干活的母亲、姐姐们吃。菜肯定是不好的,大多是咸过的小萝卜、萝卜丁、榨菜丝等。记得长大了一些,哥哥带着我,教我除草、翻地、割麦子等农活。虽然很热、很累,但能帮大人干点活,心中有种小小的成就感。还有好多农活,都在哥哥的指导下边学边做。哥哥的脾气好,引得邻居羡慕不已:“你看看人家兄弟,从不吵架,也不争嘴,让人多羡慕呀!”邻居夸着我们兄弟姐妹,我心里甜丝丝的。

  记得每年春节,我都从兰溪城里要赶到刘家。要么我们回刘家过年,要么将父母亲街道兰溪家中过年。我们总是和老父老母、哥哥一家、姐姐一家和我一家一起过年。只要一想到春节能够和家人团聚,心里总是热乎乎的。我陶醉于这种亲情的氛围之中。

  我们姐弟三人,红姐最快报码室,姐姐为老大,哥哥是老二,我是老小。姐姐在老家刘家,是在家务农的,但她十分勤劳,和姐夫一道在家造了新房子,还在兰溪买了新房子。他们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抚养大,大的女儿上了幼师,当了城里一所幼儿园的教师,儿子上了大学,在兰溪一家印刷厂工作,现在生活过的和和美美。哥哥在兰溪第四中学教书。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孩子。女儿已在杭州工作,儿子小了点,才读小学。我在本镇政府部门工作,女儿上大学,一家人过得开开心心。可能由于父亲的影响,父亲是位退休教师,平生喜爱英语、书法,他的书法是浙江省老年书法协会会员。母亲曾在师训班读过书,后来下放回村当过接生员、生产队会计。这几年,党的政策好,她也有了一份工资。我呢,没有辜负父母的教诲,勤于写作笔耕,今年,同事们要我带个头,我们白露山区域也成立了兰溪市白露山诗书画社。

  不用说家乡的凉粉,荞麦粿,就说说家乡的萝卜粿。用萝卜丝和麦粉做成的皮,那味道真好吃。尤其在夏天,吃上两的萝卜粿,那真是再好不过的美味。

  家乡小吃很多,牵人胃口的也不少,最不能忘怀的却是妈妈做的肉圆。至今每隔一段时间,尤其是大冬天或下雨天我就想起妈妈做的肉圆:肉圆用萝卜刨成萝卜丝,再切成细细的细粒,用番薯粉和成稀泥,将萝卜丝、猪肉丝放进番薯粉的稀泥内拌匀,做成一个个团团,放进蒸笼内,再用细火烧熟,那太好吃了。大冷的天,吃上两碗热乎乎的肉团,全身都暖烘烘的。

  老家的这些东西一直到现在牵着我的胃。有些人不解,你怎么会爱吃这些东西?是的,我自己都说不清。好多年过去了,后来我才慢慢懂了:家乡的菜里、饭里有着浓浓的亲情和暖暖的回忆……

  家乡,那里不仅有自己快乐的童年、纯纯的友情、好多美好的回忆,而且还有含敛不露、朴实无华却又真正无比的亲情………

  老家是男人的根,故乡是游子的根。老家无论贫富,已经成为我的一种情结;故乡无论美丑,已成为我心中最深的情愫。